我看到它正在建造中,像飞盘一样在这些山麓小丘的碗中保持平坦,树木逐月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平坦的道路,空旷的学校,猪排碎片和发现未完成房屋的死胡同,隔音墙将道路弯曲成一个长长的水泥微笑

我们曾经在父母的汽车里经过起动机的城堡,把它们的挡光板像一些被斩首的囚犯一样套在平纹细布上,空气如此之高,很紧,松软的你可以听到几英里之外的施工锤击

这是一个鬼城,但为了那个声音

我们会坐在未完成的高中体育场内,看着看台的边缘,像监狱一样远离半途而立的Cineplex,听不到任何东西,等待天空变成紫色,交通堵塞

然后,宵禁即将来临,我们会穿过这座新无边的城市跑回去,我们的收音机转过身来淹没我们心碎的心脏,轮胎在丝绸般的动脉上尖叫着

我们觉得它永远不会结束

空旷的天空,无所谓的城市

当我们点击大灯并通过红绿灯时,我们屏住呼吸

作者:潘八浼
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